金融風險管理

資產及負債管理

ALCO的主要職責之一為資產負債管理。中信泰富於不同業務的投資由長期負債、短期負債及權益,包括永久資本證券出資。中信泰富利用不同的資金來源管理其資本結構,為其整體營運和發展籌集資金,並努力將資金類型與相關業務性質相匹配。

負債及槓桿比率

負債

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及其附屬公司之未償還負債總額為港幣一千二百一十一億四千四百萬元。總負債在二零一三年增加港幣四十二億元。年內新訂立或續訂之信貸總額為港幣三百四十五億元(由中信泰富有限公司負責訂立或續訂港幣一百八十九億元、由附屬公司訂立或續訂港幣一百五十六億元)。新增信貸中包括根據中期債券發行計劃發行的一項五億美元於二零二零年到期之票據及一項港幣五億元於二零一八年到期之票據,以及根據另外一個在中國內地設立的中期票據發行計劃發行的一項人民幣五億元於二零一六年到期之票據。集團淨負債從二零一二年底到二零一三年底增加了港幣十九億元。

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及其附屬公司之總負債及淨負債如下:

各業務通過其法律實體實際籌措之負債為:

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尚未償還負債的到期結構如下:

按到期年份分類之未償還負債總額

按種類分類之未償還負債總額

中信泰富之非綜合業務分類為合營企業或聯營公司。根據香港公認會計準則,合營企業或聯營公司並不會計入中信泰富之綜合財務報表,而作為中信泰富攤分之淨資產計入綜合資產負債表。由合營企業及聯營公司安排之債務對股東無任何追索權。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及其附屬公司並無擔保此等債務。部分中信泰富聯營公司之投資,如持有房地產項目愉景灣的香港興業有限公司,由股東全數出資並無向外借貸。

以下為合營企業及聯營公司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按業務分類之淨負債╱現金情況:

槓桿比率

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淨負債為港幣八百六十一億元,普通股股東權益及永久資本證券總額則為港幣一千零十八億元。集團資產負債表槓桿比率以淨負債除以總資本計算。此比率於二零一三年底時為46%。比率較二零一二年的50%下降主要由於普通股股東權益增加及於二零一三年發行十億美元的永久資本證券。

槓桿比率

槓桿比率

流動性風險管理


流動性風險管理和資產與負債管理實質上是並行的,其旨在確保中信泰富時刻具備充裕資金償還負債,同時確保未提取的獲承諾信貸能夠滿足未來集資及營運資金的需求,從而靈活把握機遇。

中信泰富流動性管理程序涉及定期對主要貨幣現金流的預測,並考慮流動資產水平及所需的新增融資以滿足該等現金流之需求。ALCO及營業單位每月均檢討及修訂未來三年的現金流預測,同時採取相應的融資行動。

於二零一三年底,中信泰富與超過40家位於香港、中國大陸、台灣及其他國家的金融機構保持資金借貸關係。此外,中信泰富亦與中國大陸多家主要銀行訂立合作協議,為其中國大陸項目申請信貸融資。銀行就個別項目情況逐一審批。

中信泰富致力分散其資金來源以避免過分倚重某單一市場。集團的政策是通過加大利用資本市場來補充銀行借貸,分散融資來源,以及維持短期及長期借貸兼備的組合,盡量減低再融資風險。

下列分節從不同方面反映中信泰富資產與負債管理及流動性情況:

備用融資來源

中信泰富致力將現金結餘及未提取的銀行獲承諾信貸額維持在合理水平,以滿足來年的債務償還需求,以及支持中信泰富業務持續發展。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現金及存款結餘以及未提取的銀行獲承諾信貸額為港幣四百八十一億元。

除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現金及存款結餘港幣三百五十一億元外,中信泰富的備用貸款及備用貿易信貸額為港幣二百六十七億元,其中港幣一百三十億元為未提取的銀行獲承諾信貸。依據這些獲承諾信貸額,貸款可於合約到期日前提取。

下表概述中信泰富按地區及貨幣分類的現金及存款結餘:以港幣百萬元計算總額美元港

下表概述中信泰富按銀行信貸種類分類的說明:

下表概述中信富泰按貸款方地區分類的未償還銀行信貸:

擔保

在可能的情況下,集團的附屬公司及其關繫公司為本身投資而取得的債務融資,債權人對中信泰富有限公司沒有追索權。主要例外者為鐵礦開採項目融資。中信泰富有限公司為該項目提供擔保,包括施工合同或採購合同項下的履約責任之擔保,以及為利率對沖交易、匯率對沖交易及未償還總額為三十六億美元的債務融資作出擔保。其他擔保主要包括就船舶融資、日圓債券及兩間附屬公司貿易信貸額提供的擔保。

抵押資產

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信泰富為不同信貸抵押之資產總額為港幣七百六十四億元。根據融資文件,鐵礦項目的港幣七百零四億元之資產已被抵押。用於將鐵礦石從礦地運到中國大陸鋼鐵廠的十二艘賬面值港幣五十二億元之船舶亦被用作船舶融資的抵押品。此外,港幣八億元主要涉及大昌行於中國大陸及海外業務之資產已被抵押以獲得銀行信貸。

財務承諾

為了管理集團借貸結構以及符合債項方面之規定,多年來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已制定一套包括承諾在內的標準借貸文件。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定期監控上述承諾,並符合這些財務承諾以及適用於某一特定信貸的任何其他財務承諾。標準財務承諾一般如下:

以上借貸承諾於相關借貸協議內之定義如下:

「綜合資本淨值」指股東資金、收購及發展獲得之商譽(該等商譽已從儲備或損益賬中扣除)、可換股債項及後償債項(包括永久債項)相加。

「綜合借貸」指所有綜合借款加或然負債(涉及前述綜合借款除外)。綜合借款包括來自承兌及匯票所產生的借款(在正常業務中購買貨品或服務所產生的借款除外)。

「資產抵押」容許若干例外事項,包括但不限於為收購或發展任何資產而提供的抵押品,而該抵押品乃用於支援收購或發展上述資產之融資或再融資。

二零一三年八月,標準普爾將中信泰富的評級由BB+降為BB負面展望。二零一三年十一月,穆迪投資經參考中澳鐵礦項目進度落後於預期後亦隨之調降評級。

儘管如此,信貸機構目前之評級仍反映其預期中信泰富作為中信集團具有戰略重要性的附屬公司,將會繼續獲得集團的大力支持。

中信泰富其中一個風險管理目標乃提高信貸組合的質素。中信泰富預計鐵礦開始產生現金流後,整體運營和財務狀況將會逐步改善。

資本承擔及或然負債

中信泰富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資本承擔詳情載於財務報表附註36內。

中信泰富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或然負債詳情載於財務報表附註39內。

庫務風險管理

庫務風險管理大致涵蓋下列中信泰富業務承受的財務風險:

  • 外匯風險
  • 利率風險
  • 交易對手風險
  • 商品風險

本公司可使用金融衍生工具協助管理上述風險。中信泰富不會以投機為目的而進行衍生產品交易。現時,ALCO僅批准於利率掉期、交叉貨幣掉期及普通外匯遠期合約為允許使用的衍生工具。如需使用結構性衍生產品及內含期權的衍生工具或合約,則必須事先向ALCO提出並獲得特別批准。在二零一三年,ALCO沒有收到任何有關申請供其批准。從風險管理角度而言,本集團會優先使用簡單、高成本效益及符合香港會計準則第39號的有效對沖工具。在可能的情況下,衍生工具的收益及虧損,將用以抵銷在經濟角度以及在會計規則下獲對沖的資產、負債或交易的虧損及收益。

中信泰富與提供衍生產品風險管理和會計對沖解決方案的公司Reval Inc.(「Reval」)簽訂合同,由Reval提供系統配以顧問服務支援以便更好地監控集團的衍生工具組合,確保其符合最新會計準則之規定。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衍生產品組合估值乃符合由二零一三年一月一日起生效的香港財務報告準則第13號。由Reval提供的系統已升級以計算用於編製本報告的估值。此外,集團庫務部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開始採用由SunGard Data SystemsInc.(「SunGard」)提供名為「Integrity」的庫務及風險管理系統,以促進其所有庫務相關活動的運營及風險管理。SunGard為該領域世界頂尖軟件及科技服務公司之一。

外匯風險

中信泰富之業務主要位於香港、中國大陸及澳洲,其功能貨幣分別為港幣、人民幣及美元。中信泰富的實體承受來自以非實體之功能貨幣計值之未來商業交易、海外營運淨投資以及淨貨幣資產及負債之外匯風險。中信泰富須承擔因美元、人民幣及澳元匯率波動所產生之損益風險。此外,本集團亦要承受有關日圓(與大昌行的經營及資產有關)、歐元(購置設備及產品)、以及其他貨幣的風險。於二零一三年,外部顧問公司Mercer Investment (HK)Limited(「Mercer」)獲委聘為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及其主要附屬公司進行外匯診斷檢查。Mercer就系統、申報及政策方面強調數個須予改善的範疇,並在報告中指出中信泰富整體主要外匯風險(如澳洲鐵礦業務所承受的澳元風險)已獲適當識別及管理。

中信泰富的貨幣風險主要來自:

(1) 美元負債
(2) 人民幣負債
(3) 與澳洲鐵礦開採業務及中國大陸特鋼業務有關的開支
(4) 中國大陸特鋼業務之原材料採購
(5) 大昌行出售製成品之採購,及
(6) 於中國大陸及澳洲之投資

本集團會盡可能透過同幣種融資,來減低貨幣風險。按本集團採用的政策,倘若交易的價值或簽立時間會構成重大貨幣風險,在對沖工具的成本不遠超相關風險之前提下,本集團會就有關交易進行對沖。中信泰富採用遠期合約及交叉貨幣掉期,管理其外匯風險。本集團只會為已落實的承擔及很大機會進行的預期交易進行對沖。

綜合財務報表以港幣列賬,港幣為中信泰富集團之呈報貨幣及中信泰富有限公司之功能及呈報貨幣。對於功能貨幣並非港幣的附屬公司,其綜合賬目中之外匯換算風險並未採用衍生工具進行對沖,因為其中涉及的風險屬非現金性質。

美元-鑑於鐵礦業務為中信泰富以美元為功能貨幣的主要業務投資,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鐵礦業務的美元總資產為港幣八百五十三億元。中信泰富相應有等值港幣八百三十五億元的美元債務,其中等值港幣四百六十億元用作淨投資對沖,以盡量減少港元兌美元匯率變動時於損益賬之外匯風險。

人民幣-中國大陸業務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之人民幣總資產約為港幣一千三百六十億元,抵銷其負債和其他債務共港幣四百七十億元之後,中信泰富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的人民幣淨資產風險金額為港幣八百九十億元。現時人民幣未能自由兌換,而「註冊資本」(一般規定最少達到有關中國內地項目之總投資額的三分之一)必須由國外投資者(例如中信泰富)以外幣支付。中信泰富視該人民幣投資風險為其實行投資與中國發展有關的業務策略產生的自然結果。

澳元-由於未來鐵礦業務的收入以美元計值,本集團之澳洲鐵礦業務以美元作為功能貨幣。然而,鐵礦業務有相當部分的開發及運營開支是以澳元計值。為管理集團業務所承受的澳元風險,澳洲鐵礦業務已採納一項政策,透過訂立普通遠期合約對沖部份最長未來一年的預期澳元開支,以長期穩定有效的匯率。澳洲鐵礦業務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持有若干未到期普通遠期合約,尚有名義本金為二億三千九百萬澳元,並將於二零一四年十一月到期。

日圓-中信泰富在二零零五年發行八十一億日圓的債券。從經濟的角度而言,該日圓風險已透過交叉貨幣掉期完全對沖並轉化為港幣浮息付款。惟根據香港會計準則第39條的特定規則,此掉期不符合會計對沖的條件,因此其公平價值變動反映在損益賬中。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日圓債券是唯一重大的日圓風險。

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信泰富有限公司及其附屬公司之總負債、現金及銀行存款結餘按幣種分類概述如下:

按貨幣種類分類之未償還負債總額

轉換後未償還負債

利率風險

中信泰富的利率風險主要來自負債。以浮動利率計息的借貸使中信泰富在現金流方面面對利率風險,而按定息借入的借貸則使中信泰富面對公平價值利率風險。在目前的低息環境下,中信泰富管理定息╱浮息債務的比率,以在盡量減少本公司利息開支與保護本公司免受利率大幅上升構成的影響之間取得平衡。

管理利率風險時會考慮整體附息的資產及負債組合。淨需求會通過定息借貸或利率掉期管理,利率掉期具有把浮息借貸轉為定息借貸之經濟效益。

中信泰富會定期檢討定息╱浮息風險的合適比例。決定定息負債的水平時,會考慮較高利率對中信泰富業務及投資的溢利、利息倍數及現金流週期的潛在影響。

於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信泰富之浮息轉為定息衍生合約的面值為港幣二百四十九億元。透過利率掉期及發行定息負債進行對沖後,中信泰富56%的借貸以浮息計算。此外,中信泰富已訂立港幣十二億元之遠期掉期合約以鎖定固定利率,年期為三年。

定息與浮息

中信泰富二零一三年的整體加權借貸成本(包括已付或應計利息、收費及對沖成本或利率掉期合約溢利)約為4.5%,二零一二年則為4.3%。

平均借貸成本

交易對手風險

中信泰富在金融機構存有大量現金存款。為減低現金存款或金融工具收益無法回收的風險,中信泰富基本上選擇與信貸評級達標準普爾A-級別或穆迪投資A3級別的國際金融機構進行交易。多家並無國際信貸評級的內地中資機構已獲ALCO特別授權。於絕大多數情況下,最高的存款限額不得超過集團向相同機構借入的金額。

存款受保障、具有流動性、附息並符合財務及業務需求。管理層關注市場發展,檢討已認可的交易對手名單,密切監控其信用狀況,並持續調整存款限額。

集團庫務部負責分配並監察前述交易上限以及認可金融機構的名單。管理層預期集團不會就金融交易對手不履約而承擔任何損失。

商品風險

中信泰富透過其眾多業務採購及生產商品,須承受天然氣、煤炭及鐵礦石等商品價格風險。

為了管理部份原材料供應短缺及價格波動之風險,中信泰富已為若干需求物資訂立長期供應合約(例如為澳洲採礦業務訂立天然氣合約及為發電業務訂立煤炭合約)。由於該等市場之需求持續變動,中信泰富旗下業務(包括鐵礦石生產與特鋼業務、船隊擁有權與運輸費管理以及煤炭生產與發電業務)亦須承受商品價格風險。中信泰富認為,儘管其各業務分類之間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實現自然抵銷,但本公司亦持續檢討風險管理,確保其業務策略可有效控制商品風險。

由於澳洲採礦業務的生產線調試工作延遲,原訂為採礦業務提供天然氣的若干供應合同所計劃的天然氣輸送總量經已超出項目現時需求。為管理該等合同並盡量減少任何不利財務影響,鐵礦石業務已訂立商業協議,將部份過剩氣體向其他訂約方出售及╱或與其進行掉期及╱或儲藏。中信泰富將繼續評估並根據其需要及市場發展實施適當策略以管理其氣體業務。

中信泰富曾考慮運用金融工具對沖商品風險;然而,由於有關商品缺乏有效遠期市場,又或上述市場流通量不足,很多商品因此無法有效對沖。在二零一三年十二月三十一日,中信泰富毋須承受商品衍生工具的風險。

瀏覽紀錄

網頁指南

下載中心

我們的業務

© CITIC PACIFIC

公司資料 | 網頁指南 | 聯絡我們 | 使用條款